豬豬

豬豬

「豬豬」 —— 那是我對的稱呼。

這個稱呼由中學時代開始,一直沿用到今天。本來打算翻查通訊應用程式內的對話紀錄,嘗試求出這個稱呼的準確誕生日期。不過最後怕自己的情緒按捺不住,讀到不到一半便放棄了這個念頭。

當初,我向解釋說,「豬豬」的豬代表「豬排」(醜女),而你是豬排的兩倍。然而對於當時愛意萌生的我,「豬豬」似乎帶有另一個意思。畢竟這個稱呼對於旁人而言很是親暱,所以我也問了一下,不介意。

我甚少公然用「豬豬」稱呼,一般都只會於通訊應用程式內用到。記得有次一不留神,被朋友看到了對話內的稱呼,對於認識的朋友來說,「豬排」這個藉口很容易便搪塞過去。

直到我交了女朋友,我以為這會是這稱呼的盡頭。我向坦白這個稱呼的存在,說要看一下的照片,我照做了。看畢,笑得上氣不接下氣,我明白是在取笑那張慘不忍睹的長相。畢竟是我當時的女朋友,我說我可以放棄這個稱呼,邊笑得喘不過氣,邊說不介意。

直到交了男朋友,我以為這會是這稱呼的盡頭。都交了男朋友,大概再也接受不了有男朋友以外的人用這般親暱的稱呼。我依舊問了一下,不太在乎男朋友怎麼想,至於本身,也不介意。

後來,我倆都回復單身。偶爾,我仍然會用「豬豬」稱呼。只是我覺得也需要有完結的一天,除非有甚麼奇蹟出現,使我倆能夠永遠走在一起。但放不下這個稱呼的人大概是我自己,三番四次對說那是最後一次用「豬豬」稱呼。偏偏每次都是所謂的最後一次。我一如舊日問了一下,不介意。

一個稱呼,見證了一段曖昧,越過了兩段情,區分出三段關係,換來了四句不介意。

也許是我捉錯用神;也許是真的不介意,但只停留於不介意。

One Reply to “豬豬”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